不觅谢家

骆鸣之-拾叁. 欲访京华。文字不精。


”你好好做个手写博主不好吗?“

”啊我要刷题我要摸鱼。“








生以醉墨撒石上,皆成桃花。

#也青# 妆嫁江山

# 也青#妆嫁江山





> 又名「千里青•flag•江山图」

> 与历史严重不符我只是借个梗连tag都不敢打

> 只是个短打

> 千里江山图青/画师王希孟也











他生平最喜荣华,可偏偏披上青山万里,绿水缠绵。

他意欲拟江山作嫁,可江山十三年沦陷胡虏。

他最终千秋传世,可他的良人少年早殇,二十二岁生平不过他身上寥寥数行笔墨。

他最通透是帝王骄矜,最了解是山川万势,最得意是他眉目盛世,最安宁是他良人执笔研墨满室春山。

他说:"那人教了你笔墨功夫,若是他叫他发现我,你猜你会怎样?

"----他会将你赐死。"

他说:"你莫要入世了,你莫要做甚么行者。"

"我即是大千,我即是人情,我即是宇宙。"

"我是你心中万壑山川,是你笔下河清海晏。"









他睁开眼睛,悠悠转醒。时隔千年,烟尘历历,他早不知今是何世。

他甚至不知所处何处。这通殿金碧辉煌宛如旧时宫阙,却闲人遍地,隔着琉璃罩,他懒懒打一个哈欠。

他只记得自己名青。

以及帅的一塌糊涂。

周围窃窃私语声让他觉得恍若天人之别,可发生了什么他已经忘了。

他很多事已经记不清了。他大约是老了。

直到有一日他在满目闲人中看见一双眼睛,心下一凛。

千年中清禁变迁,朱颜更迭,替他执笔描眉梳洗风尘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,他甚至都懒得去记那些人的面目,却唯独有一个人,他记了很久。

那个第一个在他额头上描摹微凉丹青的人。他也有这样一双眼睛,穿越千秋万代,尘埃落定。

那是他的画师。

他的画师姓王,单名一个也字。

字希孟。















•这玩意儿要是有后续,也得七十天了。

•有人看我就写啊不看就弃/微笑

评论(5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