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觅谢家

骆鸣之-拾叁. 欲访京华。文字不精。


”你好好做个手写博主不好吗?“

”啊我要刷题我要摸鱼。“








生以醉墨撒石上,皆成桃花。

#也青#Ask your hand in marriage

>@重门 是repo没错 表白重门太太
>中海三公子扶失明青年过马路



诸葛青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错觉。似乎从他看不见开始,他就被王也包养了。
诸葛青跟王也讲他的感想,王也笑:“老青你有点良心,有我这种亲自动手照顾地下情人的霸道总裁吗?”他搅一搅熬的浓稠的粥,舀起一勺吹了吹送到诸葛青嘴边:“啊——”
“又吃这个……”诸葛青不情不愿地张开嘴,连粥带勺子一并含过去,死死咬住以示抗议。王也拽出勺子,无可奈何地摇头:“青,不想喝粥也不用把勺子也吞了吧?
“再说了今天又不是白粥是八宝粥啊……”
话未说毕,王也自觉住了嘴。诸葛青的味蕾已经自动解说过,此刻他咀嚼得很是欢实,高高兴兴地将眼睛眯作一缝。
王也好声好气地喂完小半碗,看那狐狸甜食吃得餍足,心下松了一口气——诸葛青失明以后,就再也不愿意眯眯眼了,总是将眼睛睁得很大,像在寻觅什么或者是戒备着什么。大概也只有放松下来,才会露出从前云淡风轻帷幄在胸的神态。
这傲娇的家伙。
他放下碗,摸摸狐狸的脑袋:“老青,回头我们出去吃吧?想吃什么?”
诸葛青顺势靠上王也的胸口,埋住脸含含糊糊道:“随便,我又看不见。”
“什么话。随便逛逛也成啊。”王也安抚着顺一顺诸葛青的长发,怀里人却突然昂起脑袋,炯炯有神地“盯”住他,“那先说好,我不穿老大爷的T恤裤衩出门。”
“是是是。”总裁好脾气地答应着。他将人拉起来,搀着他引他走进卧室。王也打开衣橱给诸葛青配了一身小西服,又西装革履收拾好自己。为了照顾诸葛青,王道长硬生生学会了精致的穿搭风格——这搁从前是不可想象的。毕竟老青龟毛得很,而他是想要好好照顾老青的。照顾他,照顾他衣食住行。
一辈子。
王也给杜哥发消息:“之前青说挺好的那套戒指,你帮我付下账,今晚求婚。另外跟我爸讲一声,说回头带人回家。哦对,再替我订束花。”
他将手机揣回兜里,挽过诸葛青的手臂,温柔地凑近他耳畔:“青,我们出门了。有我在你别怕。”
“我怕什么。又不是小白。”诸葛青嘟嘟囔囔地,又不自觉靠近了王也。
一路上狐狸闹闹腾腾就没停过,好像拽着王也衣袖好玩得很,餐厅坐定了才神神秘秘凑近王也鼻尖:“老王,你猜明日头条会是什么?”
王也面无表情:“中海三公子乐于助人,扶失明小青年过马路。”
噗。诸葛青很是没心没肺笑起来。他牵过王也的手:“总裁总裁,既然包了饭,再给山人我摸个骨呗。”
“又摸骨?”王也哭笑不得摊开掌心,任他捏个畅快。诸葛青手指修长微凉,肌肤交触的瞬间感觉好极。王也静静看着他,嘴角不自觉漾开微笑。此时戒指还未送到,花也不知道在哪条路上堵着,甚至狐狸念叨一路的菜也未点好。
但他觉得等不及了。
“青?”
“嗯。”
王也将手轻轻抽出来,复又反手握上去,将诸葛青十指裹在掌心。“I am asking for your hand in marriage.”
“Ok,here you are.”诸葛青偏过头,习惯性昂起一个角度,眉眼扑作对方微笑。他看不见,但仍旧记得王也的眼睛在哪一个高度。
所谓默契,不过是此刻相视一笑。


-end-




番外 王道长的单词小讲堂

一、
感觉自己准备的玫瑰花不够sufficient,前去propose的王道长有点timid,最后他exercise权力买了十卡车小花。

sufficient 充分的
propose 求婚
timid 忐忑的
exercise 运用(权力)


二、
傅蓉:小蓝孩你别不是被拐了吧?ask for sb’hand in marriage 是向女方求婚呀。
诸葛青:???求婚?我当时是不是该说I do?
傅蓉:……你没救了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收到快递刚好是六一儿童节,权作送自己的礼物。当天早读是英语,默写范围是模块八第二单元,背单词的时候看见ask for your hand in marriage 就觉得可以写文啊啊啊啊然后开始拼命脑(用也青写段子是跟亲友背单词的一个方法如见番外一)。最后出来这这么个小玩意儿希望不要嫌弃。
喜欢重门老师挺久,不知道怎么勾搭。于是我……就不勾搭了吧。这么棒的老师看着就挺好的。

评论(1)

热度(38)